在路上(王永年译).txt

下载后只包含 1 个 TXT 格式的文档,没有任何的图纸或源代码,查看文件列表 返回 1 / 50
<在路上(王永年译)> 在路上(1) 1 我第一次遇见迪安是在我同妻子分手不久之后。我害了一场大病刚刚恢复,关于那场病我懒得多谈,无非是同那烦得要死的离婚和我万念俱灰的心情多少有点关系。随着迪安·莫里亚蒂的到来,开始了可以称之为我的在路上的生活阶段。在那以前,我常常幻想去西部看看,老是做一些空泛的计划,从来没有付诸实现。迪安是旅伴的最佳人选,因为他确确实实是在路上出生的,那是1926年他父母开了一辆破汽车途经盐湖城,要去洛杉矶的时候。有关他的最早的情况是通过查德·金传到我这儿的,查德·金给我看了他在新墨西哥州少年犯管教所写的几封信。我对那些信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因为信中天真可爱地请求查德把他知道的关于尼采和所有那些奇妙的知识都教教他。有一次,卡洛和我谈到那些信,还提到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机会同那奇怪的迪安·莫里亚蒂见见面。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迪安不是现在的模佯,而是笼罩在神秘之中的年轻囚犯。后来有消息说,迪安出了管教所,初次来纽约;还有消息说,他刚同一个叫做玛丽卢的姑娘结了婚。一天,我在校园里闲蕩,查德和蒂姆·格雷告诉我说,迪安在东哈莱姆区(说西班牙语的哈莱姆区)的一座没有暖气设备的公寓里落脚。迪安第一次来纽约,他是前一天晚上到的, 带着他美丽辛辣的小妞玛丽卢;他们搭乘灰狗长途汽车,在第五十街下车,到街角上想找个吃饭的地方,一头扎进了赫克托自助餐馆,对迪安来说,赫克托就此成了纽约的一大象征。他们吃了不少漂亮的上面浇了糖浆的大蛋糕和奶油泡夫。在此期间,迪安同玛丽卢谈的话多半是:“亲爱的,我们现在到了纽约,当初我们渡过密西西比河,尤其是经过博维尔少年犯管教所的时候,我想起许多事情和我被监禁的问题,我还没有统统告诉你,现在绝对有必要把这些有关我们个人爱好的残剩的事情暂时挂起来,立刻开始考虑干活谋生的具体计划……”他早期讲的话就是这样。我和小伙子们去那座没有暖气的公寓,迪安穿着短裤来应门。玛丽卢从长沙发上跳了下来;迪安吩咐公寓的居住人到厨房去,也许是让她去煮咖啡,而他则开始谈他的***问题, 因为对他说来性是生活中头等重要的大事,虽然他为了谋生还得卖力工作。这一点从他站在那里点头的模样就可以看出来,他眼睛老是望着地下,不断点头,像是一个初出道的拳击手在听教练的指示,让你以为他用心在听每一个字,并且不断答应“是,是,”“明白,明白。”迪安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他像年轻时的吉恩·奥特里——修长、窄胯、蓝眼睛、地道的奥克拉何马口音——白雪覆盖的西部的连鬓胡子的英雄。事实上,他同玛丽卢结婚、来东部之前曾在科罗拉多州埃德·沃尔的牧场上干过活。玛丽卢是个靓丽的金发姑娘,满头硕大的发卷像是金色波浪汹涌的大海;她坐在长沙发边缘,两手放在大腿上,迷蒙的蓝眼睛呆呆地盯着, 她在一个早在西部时就听人说起的条件极差的、灰不溜秋的纽约公寓里,仿佛是莫迪里阿尼①笔下一个庄重的房间里的硕长消瘦的超现实主义妇女像。除了是可爱的小姑娘以外,她还特别不爱说话,却能干出骇人听闻的事情来。那晚,我们喝啤酒,扳手腕,一直聊到天亮, 早晨我们在阴暗的光线下默默无言地围坐着,从烟灰缸里拣比较长的烟蒂抽,迪安突然站起来,紧张地踱来踱去,思考了一会儿,认为现在应该做的事是让玛丽卢准备早饭,扫扫地。“换一句话说,亲爱的,我要说的是,我们必须慎重行事,不然的话,就拿不定主意,没有真知灼见,我们的计划就无法实现了。”于是我便走了。在随后的一个星期里,他推心置腹地对查德·金说他绝对要向他学习写作;查德说我是作家,他应该找我讨教。与此同时,迪安在停车场找到一份工作,在他们住的霍博肯公寓里(天知道他们怎么会去那里住)同玛丽卢吵了一架,她气昏了头,认为此仇非报不可,歇斯底里地捏造了一个罪名,向警察局报了案,迪安不得不从霍博肯公寓仓皇出走,没有地方住了。他直奔新泽西到了我和我姨妈居住的帕特森,一晚,我在读书时,有人敲门,开门后只见迪安站在黑暗的过道里,鞠躬如也,脸上堆着笑说,“哈罗,你还记得我吗?我是迪安·莫里亚蒂。我来请你教我怎么写作。”“玛丽卢呢?”我问道,迪安说她显然搞到了几块钱回丹佛去了——“那个婊子!”我们去外面喝几杯啤酒,因为迪安的姨妈坐在起居室里看报,我们当着她的面不能像平时那样畅所欲言、口没遮拦。她瞧了迪安一眼,就断定他神经有病。在酒吧里,我对迪安说,“见鬼,伙计,我很清楚,你来找我,不单单是为了想当作家, 再说,我对于写作这一行其实也不懂什么,只知道要成功就得持之以恒,像瘾君子那般痴迷。”他又说,“是啊,我当然明白你的意思,事实上,这些问题我本人都体验过,但是我要的是那些因素得以实现,假如一个人要按照叔本华②的二分论来实现任何内在的……”他谈到这些话题就没有完,我一点也不懂,估计他自己也稀里糊涂。在那些日子,他确实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就是说,他是个一心只想成为真正的知识分子的少年囚犯,他喜欢运用他从“真正的知识分子”那里听来的口气和词句,不过把一切都搞混了——要知道,在别的问题上, 他并不是那样幼稚,他同卡洛·马克斯一起只呆了几个月,就成了行家里手,所有的行话切口都一清二楚。我们在疯狂的其他层面上也互相―――――――①莫迪里阿尼(1664-1920):意大利画家,以形象硕长、色域广阔、构图不对称的肖像画和***像著称。②叔本华(1788-1860);德国哲学家,唯意志论的创始人,认为意志是人的生命的基础, 也是整个世界的内在本性。在路上(2) 了解,我同意让他寄住我家,直到他找到工作为止,此外,我们还说好以后一起去西部。那是1947年的事。一天晚上,迪安在我家吃了饭——他已经找到了纽约停车场的工作——我在飞快地打字, 他在我背后俯身说,“来吧,伙计,那些姑娘不爱多等,快一点。”我说,“只要一小会儿,我结束了这一章后马上跟你走,”那是全书最精彩的篇章之一。接着,我换了衣服,飞快地赶去纽约同几个姑娘见面。我们坐上公共汽车,经过空洞神秘、磷光闪闪的林肯隧道时,我们挤成一团,挥动着手指,兴奋地叫嚷说话,我开始像迪安那样来劲了。他只是一个极其热爱生活的青年人,虽然喜欢设些骗局,那也是因为他喜欢生活, 喜欢同人们厮混,不这样的话,人们不会理睬他。他在利用我对他的信任,我心知肚明(吃、住、“写作秘诀”等等),他知道我心里清楚(这成了我们关系的基础),可是我不介意,我们相处得很好——相互之间没有纠葛,没有迎合;我们像谨小慎微的新朋友那样互相察颜观色。我开始从他那里学到一些东西,受益可能不比他少。一谈到我的工作,他就说,“放手干吧, 你写的东西都棒极了。”我写故事的时候,他站在我身后看,嘴里还嚷嚷,“好!对!哇!”还有“哟!”并且用手帕使劲擦面。“伙计,可做的事情太多了,可写的东西也太多了!即使开始把它们统统记录下来,没有改头换面的限制,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文学禁忌和语法忧虑方面……这一切已经招架不住了……”“你讲的太对了。”我看到他的兴奋和幻想仿佛发出一道神圣的闪电,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公共汽车里的人都回过头来看看这个“兴奋过度的傻子”。他在西部的时间有三分之一花在台球房,三分之一在监狱,三分之一在公共图书馆。人们看见他冬天帽子也不戴,
缩小
点击下载
放大

在路上(王永年译).txt

上传人:xwbjll1 2014/11/5 文件大小:0 KB

下载得到文件列表

在路上(王永年译).txt

相关文档

在路上(王永年译)
热度:
王力《古代汉语》参考译文与试题解答 龚永年
热度:
青春路上我们风雨兼程我们路上青春风我们路上我风雨
热度:
列子全译·王强模·(中国历代名着全译)·贵州人民1993
热度:
邮政路上需要“孺子牛”(学习王顺友心得体会)
热度:
青春路上我们风雨兼程我们路上风雨兼
热度:
总是在路上——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的主题分析
热度:
在路上找寻自我--《在路上》中萨尔的人物性格分析
热度:
在路上找寻自我——《在路上》中萨尔的人物性格分析
热度: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观后感—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 服务群众没有休止符
热度:
总是在路上——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的主题分析
热度:
[王秉权译]桥牌的精通之道
热度:
从哲学阐释学的角度看王红公的英译杜甫诗
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