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4
文档名称:

浅谈中国古诗词与中国画的融合形式.pdf

格式:pdf   大小:329KB   页数:4页
下载后只包含 1 个 PDF 格式的文档,没有任何的图纸或源代码,查看文件列表

如果您已付费下载过本站文档,您可以点这里二次下载

分享

预览

浅谈中国古诗词与中国画的融合形式.pdf

上传人:青山代下 2024/2/14 文件大小:329 KB

下载得到文件列表

浅谈中国古诗词与中国画的融合形式.pdf

文档介绍

文档介绍:该【浅谈中国古诗词与中国画的融合形式 】是由【青山代下】上传分享,文档一共【4】页,该文档可以免费在线阅读,需要了解更多关于【浅谈中国古诗词与中国画的融合形式 】的内容,可以使用淘豆网的站内搜索功能,选择自己适合的文档,以下文字是截取该文章内的部分文字,如需要获得完整电子版,请下载此文档到您的设备,方便您编辑和打印。浅谈中国古诗词与中国画的融合形式【摘要】:中国古诗词与中国画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两者相异而有相通。”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二者共同的艺术追求和审美特征使其有了交叉和融合的可能,当这两种异迹而同趣的艺术形式完美融合时,便产生了更高的艺术价值。【关键词】:诗意画;题画诗;融合;意境中国古诗词是使用文字的形式给人看的,也可另人看到形象的画面;中国画是用画面的形式给人看的,也可使人领略诗的韵味。在诗与画中所见所闻的具象性通过通感欣赏感受中更为深刻丰富。欧阳修曾说过:“古画画意不画形,梅诗咏物无隐情。忘形得意知者寡,不若见诗如见画。”[1]咏物诗是为了抒发感情,要忘形得意;画画是为了发幽思,只有忘形而得似。也就是主观里的思想感情和客观的形象结合起来,使形成了思想感情的象征,付诸于文字而成诗,见诸于笔墨而成画。可见,在中国古诗词与中国画中,都是通过艺术形象的塑造来获得主观的意的内容,这是中国古诗词与中国画所共同追求的理想境界。正是这种艺术精神的相通性,古往今来,诗画同质、相通相融。一、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宋代著名诗人、画家苏轼在评论王维的诗时提出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论点。从此,“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便成为了中国诗画鉴赏品评的重要标准之一,在文艺理论领域沿用至今。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是中国诗画艺术的一个重要特色,也是中国画家和中国诗人的共同艺术追求。诗人追求诗中画的意境,画家追求画中诗的情感。诗中有画是诗本身有画意,是指诗的意境如画。诗人戴叔伦有云:“诗家之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一个词语,营造一种意境,构就一幅画面。唐朝诗人杜牧的《江南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这是活脱脱的一幅江南春景图:莺啼绿野、红花之中,一挑高悬迎风的酒旗,几组意象,给人展示了一片生机勃勃的江南水乡之景,而烟雨佛寺的朦胧迷离以卷轴似的画面从“千里”的空间意念与南朝的时间意念中展开,给予了江南水乡的生机一份深沉的历史感。又如王维的《使至塞上》:“单车欲问边,属目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其中“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构成了一幅图画。画中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描绘出了北方的旷远荒凉以及寥廓奇丽。“孤烟”直,没有一丝风,也就没有风声,一轮圆圆的“落日”不声不响地衬托在“长河”的背后,给人以静寂之感。[2]“孤烟”是一条直线,“长河”是一条曲线,“落日”是一个圆点,这些简单的线条使旷远荒凉的大漠与长河、孤烟、落日相配合成一幅完整的画面。王维把绘画手法融入诗中,达到了“诗中有画”的境界。画中有诗即画本身具有诗的意境,中国画的构思、章法、形象、色彩的诗化。画面具有诗一般的意境美。王昌猷先生在《认识意境,创造意境》中说:“意境产生于作品所描绘的艺术形象的基础之上,但不会完全等同于这个艺术形象,它是欣赏者在审美过程中所获得的美感境界。”要抵达这种境界,即画中诗的境界,画家在把握艺术对象时要超形似而求神似,要着力于艺术对象内在神韵的把握和主观情怀的渲泄。绘画创作中对形似的超越,为诗情的进入铺平了道路;对神似的追求,则直接与诗情的表现相叠。要实现“画中有诗”,画家在表现形式上追求淡雅、简约,在绘画创作中追求萧散淡泊、荒寒简远。清邵梅臣云:“萧条淡漠,是画家极不易到工夫,极不易得境界萧条则会笔墨之趣,淡漠则得笔墨之神。”[1]144我们看倪云林的山水画,一片萧散简远、荒寒淡漠之景,不见人迹,沉寂之极,以尽量少的笔墨,在虚实有无间,扫除尘俗蹊径。于天地山川之外,独辟一径,写苍茫之思,发悠远之虚。画中的诗意正是借助这种艺术手法,才得以表达出来。南宋著名山水画家马远的《寒江独钓》,画家把与作品所要创造的意境无关的景物都剔除掉,只画了一条小船,一个渔翁独自在船头垂钓,几道波纹,给人以无穷的想象和含蓄的诗意美。二、以诗意做画——诗意画诗意画即以诗歌内容、意境和警句为题材的绘画。这是把语言艺术再创造成视觉造型艺术。诗意画的源头是东晋顾恺之所作的《洛神赋图》,这是根据三国时代诗人曹植的《洛神赋》所作的。绘画以故事的发展为线索,分段将人物故事的情节置于自然山川的环境中展开画卷。画中洛神含情脉脉、若往若还,表达出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惆怅情意。宋代画院取士,考试多摘诗句为题。如“野水无人渡,孤舟尽日横”,“乱山藏古寺”,“竹锁桥边卖酒家”,“踏花归去马蹄香”等。应试唐人诗句“竹锁桥边卖酒家”时,李唐的画面上仅在桥***一酒帘,上书一“酒”字,却不见酒店本身,十分形象地抓住了“竹锁桥边卖酒家”的“锁”意。中国诗海浩淼如烟,这就促使了诗意画的题材广泛、内容丰富。中国古诗中的精华作品,有高度的理想性和艺术性。从古诗词中取材可以扩大古诗词的影响,寄托画家的情怀,深化绘画的意境,开拓绘画的题材。《林泉高致》一书,在录了十多则郭熙、郭思父子从前人诗集中搜集的“有发于佳思而可画”的清篇秀句。清代石涛自言绘“四时之景”,常借鉴古人诗句,“拈诗意以为画意”。[3]孔衍拭也在《石材画诀》中说:“余作画,每取古人佳句,借其触动,易于落想,然后层层画去。”[4]可见诗意画在画家创作中居一席之地。白石老人曾以清人查白的诗句“蛙声十里出山泉”作画,画面以淋漓的水墨画出了山峦映衬的山涧,乱石中清泉涌出,六尾蝌蚪摇曳着尾巴顺流而下。巧妙地用山泉中的蝌蚪形象间接地表现出蛙声的由来。作品使人们自然地联想到了清泉潺潺,流水将至十里之外;由六尾活泼的蝌蚪自然地联想到在山涧里生活的无数的青蛙。由山泉和蝌蚪便联想起青蛙和蛙声,联想中又伴随着山泉和水流声组成动人的交响曲。只画蝌蚪不画蛙,十里之外自有蛙一声片,无中生有、虚中生实、景中生意、物中生情,画面体现了无限的诗意美。宋代画家文同曰:诗不能尽,溢而为书,变而为画,皆诗之余。以诗为本,进行绘画艺术的再创造。诗意画要求既有绘画的特点,又有古诗词的内涵;既具诗情,又具画意。诗情画意的完美融合,构成了诗意画的高品位之作。三、为画题诗——题画诗题画诗是诗人在画中引发了诗的感情,因而把画作为诗的题材、对象加以题咏。题画诗产生于宋代。多先有画而后题诗,有自题者,也有延请闻达客望代题者,更有后人题前人者。一般来说,绘画早期,诗作者不一定是画家本人,通常是诗人的作品居多。中国古代诗人几乎都有题画诗作,以唐代诗圣杜甫最具代表性,如《戏题王宰画山水图歌》:“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石。能事不受相促迫,王宰始肯留真迹。壮哉昆仑方壶图,挂君高堂之素壁。巴陵洞庭日本东,赤岸水与银河通,中有云气随飞龙。舟人渔子入铺溆,山水尽亚洪涛风。尤工运势古莫比,咫尺应须论万里。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吴淞半江水。”此诗是赞颂唐代山水画家王宰的创作艺术的。首先赞颂画家认真严肃的创作态度,接着赞王宰画中的山水之美,最后抒写爱不释手之情,高度赞美王宰山水画之神妙。也有题于画中的,如齐白石所画的《不倒翁》,从民间普通儿童玩具的形象里发掘出深刻的思想内容。画中题诗道:乌纱白扇俨然官,不倒原来泥半团,将汝忽然来打破,通身何处有心肝。画得风趣生动,诗亦骂得痛快深刻,正是依赖于诗画的融合,画家那爱憎分明的性格跃然纸上。随着文人画的兴起,大部分题画诗是画家在作品完成之后而抒发画中意境所赋的诗。画家借书法艺术为载体,把诗直接题在画面上,诗不仅成为绘画构图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且成为绘画意境的有机组成部分,诗画合为一体。宋代诗人晁补之说:“诗传画外意,贵有画中态。”[5]诗的主题、结构、语言、字体、布局都成为绘画的一部分而加以全盘考虑。诗画相互依存、相互补充。题画诗中有许多脍炙人口的名作,如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在淮县做官时题诗自画《风竹图》云:“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朝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抒发了为官关心民间疾苦之情,表达了想为老百姓做点好事的良好愿望,意境深沉,情真意切。题画诗或指明画意,或抒发感情,或品论画艺,或蕴积画论。通过诗情辞彩与画意交相辉映,创造出和谐统一的意境。题有诗的画为观赏者增加了赏画的内容,观者从画中景品诗中情,再从诗中情体味画中意,得到与单独赏画品诗不同的艺术享受。中国古诗词、中国画都是以少寓多、以繁寓简,依“虽出人工,宛若天成”来作为自己最鲜明的审美特征。诗家往往主张写诗就在于“不著一字”而“得风流”,画家造倡型“已少胜多”、“含意不尽”;诗家有“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练句“推敲”之功,画家则有“五日一石,十日一水”之力。无论是中国古诗词还是中国画,它们都强调在一片虚淡、微茫之中,营造出含意不尽的无穷妙境,它们之间的这种相通性,造就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意境,以诗作画的闲情,为画题诗的逸致。于是,中国古诗词与中国画得到了完美的融合。参考文献[1]李来源,[M].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97.[2]蒋星煜,[M].海古籍出版社,1997.[3][M].续修四库全书本.[4][M].四库全书本.[5](卷八)[M].文渊阁四库全书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