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3
文档名称:

[虹桥记往]:故乡是条弯弯的河.doc

格式:doc   大小:21KB   页数:13页
下载后只包含 1 个 DOC 格式的文档,没有任何的图纸或源代码,查看文件列表

如果您已付费下载过本站文档,您可以点这里二次下载

文档介绍:[虹桥记往]:故乡是条弯弯的河

在我的印象里,故乡虹桥是条弯弯的河。
河从白龙山流来,一路弯弯曲曲,温馨而缠绵。让我想起马克吐温笔下的密西西比河:血色的黄昏中,一条宽阔的大河,由远而近,由红色变成金黄……光滑的水面上,荡漾着帽,有人说他是癞头。我们就站门外贴在窗玻璃上偷看,不是看他们排戏排节目,而是想看看钱玉西有没有摘帽子,看看他摘了帽子的头到底癞不癞?还有看钱玉西打鼓板。他打鼓板很特别,有时打着打着那鼓板棒就会打到排戏排节目的女孩子头上去。那是骂她戏排不好。奇怪的 是,女孩子们挨了打不气不恼,反倒对他好。一个经常被打、名叫倪知微的女孩子,还嫁给他当老婆。这些都是我偷看多了听别人说的。可钱玉西对我们小孩子不客气,每次总是恶戾戾地赶我们走:“去去去!上学去!”我们一窝蜂似地逃开,一边逃一边唸:“癞头钱玉西,讨个老婆倪知微……”文化站边上有座小诊所,诊所里的西医医师叫希天,不知姓什么。因脸上有个巴掌大的红疤,我们都叫他“红面希天”。“红面希天”听说当过国民党军队的医官,脸很凶,我们都怕他。每当我们生病,父母带我们找他,他总说:“打针,打针!”然后不由分说,只拿长长的针在我们屁股上扎,扎得我们直哭。不过扎过针后也有好处,大人们总让我们在胡定亨麻糍店里吃麻糍。胡定亨的麻糍店办在新街的河边,在虹桥镇上很出名。其原因一是米好。别人的麻糍多少会在麻糍里掺点吃米,胡定亨不掺,全糯米,这麻糍就糯软。二是麻糍捣透不掺水,这就有嚼劲。三是个大、实心。别人摘麻糍球,有作假的会将大拇指顶到球里面去,麻糍撑起来大却内底空心,像吹开了的“鸡肫鼓”。胡定亨麻糍不顶拇指,麻糍就实在。四是糖好,煎得稠粘,甜。还有胡定亨待人客气,一次他店里失火,大家来打火。打火后他请大家吃饭,那酒席很丰盛。我堂房有兄叔号称“痴呆人”的,吃得高兴了,说:“你待情恁好,没话讲!下次再失火,我们赶来打火还要快,还要尽力!”说得大家都笑。虽是痴人痴话,却说出胡定亨的人好、品牌好。
当然,也有不吃麻糍的,那就去吃安徽人的油泡,阿基公的水果。
安徽人不知其名,据说是安徽哪个地方人,解放前被抓了壮丁与共产党打仗,战败后跟国民党军队溃退到虹桥时,他就留下来。留下后先是 变卖衣服,后是做小生意度日。每天他都胸前挂个小木桶,沿街喊叫着叫卖槐豆芽或油泡。我们小孩谁没吃过他的东西呢?尤其是油泡,又香又甜。油泡,其实就是油卵,油炸的麻球,内有甜心外有芝麻。不知怎么做的,他的油泡味道说不出的好。那时的小孩,听到他那怪怪的安徽腔叫卖:“槐豆芽哎——油泡!”哪个不奔上去,争着抢着买吃啊。
阿基公却是在马路桥的河边开小店,专卖酱油糖饼水果的。可见安徽人是行商,阿基公是坐贾。阿基公名阿基,五十多岁,却长个瘦瘦小小的个子。不知谁给他编了个顺口溜,叫做:“远看细儿童(小孩子),近看孙悟空,仔细看看,却是阿基公!”我们都这么念。阿基公脾气好,他一点都不生气,还给我们分糖果。我们小孩也不怕他,也把他真个当小孩。接过糖果就吃,一边吃一边还继续唸他顺口溜。这是阿基公的好,换个春梅同志就很凶了。

春梅姓叶,是志愿军战士。在朝鲜打战时没了一条腿,他就用两条拐棍撑着一只脚走路。我们中有调皮的小孩曾喊他“跛脚春梅”,被他追着用拐棍打。他虽跛脚却跑得快,那孩子拼命跑才逃脱一条命。后来,我们还看到春梅会游泳,一条腿的残废军人还跳河里救过人!这就奇怪了。更奇怪的是他的喝酒。他常常到阿基公店里买一角钱的烧酒,一口喝进肚里,先是抿着嘴,屏住气,然后闭着嘴,敲着拐棍回家。一路上谁叫他他都不应声,很坚决地,不应。生怕一张嘴,就漏了酒气。后来,人们检验春梅有无喝酒的方法很简单,凡叫他不应的,笃定是他刚喝了酒。从朝鲜战场上回来的,还有两位军官,据说都是将军。一位是任光,一位姓金,不知名字,是我村一位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道双的父亲,我们都叫他“道双大(爸)”。任光据说是代理师长,却在朝鲜战场上把一个师的士兵全打死了,只剩他一个。于是,在我们镇上,任光就成了光杆司令的代名词。大人们说比人只有一个人干活或一个人生活时,不说一个人,而是说“你任光啊!”大家都领会。“道双大”不知当什么官,我们只知道他是将军。那一次学校叫我们敲锣打鼓去汽车站,迎接将军回乡当农民。迎了三天没迎到。后来上面来通知,说:“不要迎接了,将军做牢监了。为何做牢监呢?据说是将一把在朝鲜战场上从美军俘虏军官那里缴获来的白金***吞为己有。这两件事不知真假,但这两个人,却是我都见过的。“道双大”牢里出来后曾随我父亲一起打砖烧窑,我给父亲送饭时就见他将年糕放窑洞里烤熟蘸糖吃,那样子和我的农民父亲无异,一点都不将军。任光却不一样,披一件呢大衣,精神抖擞的。个子虽矮,却有点当官的样子。任光老婆在马路桥河边阿基公的店里打酒舀酱油,有时忙不过,任光也帮忙打酒舀酱油。买酒买酱油的见了

分享好友

预览全文

[虹桥记往]:故乡是条弯弯的河.doc

上传人:巧姐 2022/1/17 文件大小:21 KB

下载得到文件列表

[虹桥记往]:故乡是条弯弯的河.doc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