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5
文档名称:

李凤英进门一盏灯,出门一把锁.doc

格式:doc   大小:16KB   页数:5页
下载后只包含 1 个 DOC 格式的文档,没有任何的图纸或源代码,查看文件列表

如果您已付费下载过本站文档,您可以点这里二次下载

文档介绍:李凤英进门一盏灯,出门一把锁

李凤英凌晨5点就醒了。天很黑,醒了也不能出门,打开电视,早间新闻还没开始,她便一个人坐在床上抽烟。
老伴去世整整十年了,74岁的李凤英一直独居在北京团结湖一个老式小区里。抽了一会儿闷烟,她突李凤英进门一盏灯,出门一把锁

李凤英凌晨5点就醒了。天很黑,醒了也不能出门,打开电视,早间新闻还没开始,她便一个人坐在床上抽烟。
老伴去世整整十年了,74岁的李凤英一直独居在北京团结湖一个老式小区里。抽了一会儿闷烟,她突然萌发一股给儿子打电话的冲动。可天还黑着,怕惊醒了孩子一家的睡梦。只好作罢。
气喘,腿痛,走不了长路,除此之外,李凤英大致健康,生活还能自理。慢慢挪动着,一点点将屋子里外打扫一遍,虽然少有人串门,仍拾掇得像是随时要迎客。归置完了,到小厨房准备早餐――买了几天没吃完的馒头,隔水蒸一蒸,想着再配一点咸菜。打开冰箱,却记不起要干什么了。
这是城市空巢老人的一个缩影。

付不起“巨额”养老费

30坪的一居室,被各种老家具塞得满满当当,组合柜上摆着一张男人的照片。李凤英平静地说,那是她老伴。
李凤英16岁跟着老伴从河北来京,出来时,所有家当就是一床被子。俩人燕子衔泥一般,养大了两双儿女。忙完了儿女的一切。老两口也到了退休年龄,才算喘口气。没想才几年,老伴就撒手人寰。近半个世纪的岁月里,她一直活在老伴的呵护里:年轻时她是印刷厂的车间工,工作辛苦,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是老伴管着,四个孩子都是他一手拉扯大的。退休后,俩人一起上早市买菜,连根儿葱都不让她提。
一切随着老伴的去世而坍塌了。屋里只剩下李凤英一个人与孤灯相伴。独居的日子被她形容为“一进屋里黑不隆咚,摸着电门就开灯,灯开开了屋空空,灯看我来我看灯”,年轻时为缓解劳累会抽烟,那段时间,抽得更凶了。
想扫扫灰,看着立柜干着急,想给桌子挪个地儿,一个人也使不上劲儿。儿女都忙,也不愿请保姆,
“不是一家人,要花很大力气互相适应迁就。”
李凤英坐着公交车考察了几家养老院,都不理想:便宜的,生活条件和医疗保障不尽如人意,高档的,倒是与医院挂钩,但即便住个双人间,每月都要两千多,自己每月两千退休金,根本付不起“巨额”养老费,“没特殊情况,不会伸手向孩子要。”
慢慢学着自己过,久了也就习惯了。中午喝一两酒,隔三差五针灸按摩一次,一个疗程七八百,再吃点保健药,结余不了几个钱。这都是建立在身体尚可的基础上,老了病了走不动了呢?“还是想去养老院,不想拖累儿女。”而最近,北京很多养老院都提高了价格,这对于许许多多想求助于养老院的空巢老人们来说,只能望而却步。

怕麻烦孩子,又怕孩子嫌弃

一个人住,说不孤单是假的。李凤英却不想搬去和儿孙同住。她曾尝试着和儿子住了一年,儿子儿媳倒都孝顺,可是,生活在一起总是有些不便。
合居的矛盾并非简单的孰是孰非,老人心理敏感,子女不经意的言行都会加深两代人之间的误会。“比如孙子不按时做作业,他妈要打他,我就不乐意啊,儿媳妇就不高兴,我管您护。”
李凤英原本就是个急脾气,以前和老伴玩着玩着牌,都能吵起来。独居久了,动辄就想冲儿女发泄,为个小事好长时间不理孩子。“比如有个什么事要办,打电话给孩

分享好友

预览全文

李凤英进门一盏灯,出门一把锁.doc

上传人:好用的文档 2022/5/18 文件大小:16 KB

下载得到文件列表

李凤英进门一盏灯,出门一把锁.doc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