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8
文档名称:

洪泽湖一夜.doc

格式:doc   大小:18KB   页数:8页
下载后只包含 1 个 DOC 格式的文档,没有任何的图纸或源代码,查看文件列表

如果您已付费下载过本站文档,您可以点这里二次下载

文档介绍:洪泽湖一夜

史益华 抵达洪泽湖的那一刻,正是渐近黄昏的时辰。因为是周末星期六,所以整个办公大楼里静悄悄的。洪泽湖监狱的领导还是为我们找来了几个部门的有关同志。待开完座谈会,吃过晚饭,走回招待所那座小楼时,天色已黑了。
睡一上岗,就是连续14个日日夜夜。当时,全监民警一半执勤,另一半留勤,全都集中封闭工作。疫情急,任务重,他忙得有时连想妻子的时间都没了。他在连续执勤了42天后,才见到了出生的孩子……

窗外的那棵树摇动着

夜深了,偶尔听到传来两声报晓鸟的啼叫,它在讲述着自己的艰辛和使备……
潘海丰还记着那次谈话。厅长的脸上还有一丝笑意,但那目光却透出几分严肃。“你还是到这个大单位去吧,辛苦一下!”记忆里,厅长的这句话印象特深。潘海丰告诉我,那个“大单位”就是洪泽湖农场。2001年12月31日的这次谈话,让这位彭城监狱监狱长转任为洪泽湖监狱监狱长。
潘海丰没有想到的是,他任职伊始便面临了“困境”。岂止是“困境”,甚至可说是“危机”:其一,民警的“断层”。“北警南调”对江苏监狱系统来说是“利好”,但对号称江苏监狱系统第一大农场的洪泽湖监狱来说则是“利空”。所谓的“北警南调”,是指江苏监狱系统为适应经济结构和罪犯关押布局调整,实施“北犯南调”战略,进一步整合优化警力资源配置而采取的一项重大举措。它也是江苏监狱系统历史上一次规模最大的调瞽行动,对洪泽湖监狱而言,涉及人员最多,时间最长,影响最大。调警之后,押犯从1万余人压缩到2000余人,关押点从40多个变为3个,民警从1500多名减为700多名,而且按照上级要求调走的民警大多为年纪轻、学历高的工作骨干。如此大的变动,使当时整个工作在机制层面和留下的民警心理层面都面临真真实实的“危机”考验。
其二,天灾与人祸。特别是潘海丰来后的第二年,“非典”、“汛灾”和虫灾接踵而来,如何应对,又成为正处于动荡格局中的洪泽湖监狱不得不面对的考验。“真正的低谷!”潘海丰用这五个字来形容他工作初期所面对的局势。
那么,依靠什么走出这低谷的呢?潘海丰没有说。我想,监狱长也许是想让我自己在采访中寻找答案吧。

零点时分,夜色正浓

我闭上眼睛,眼前清晰地显现出洪泽湖监狱民警这几年走过的生活脚印……
“来了一个警校生!”午餐时,中队同事们破例为他端上了鱼、鸡等喷香的菜肴。他吃着,内心还是有些陌生感。
当天就上岗了。一个中队要带170多个犯人。当时要下地,8月至12月,季节由夏转冬,带工很苦。常年在队里,年底才回家探亲一次。同一批来的警校生有60多个,以后一直留在中队地里的没几个了。他待在中队,一干就是6年。在2001年机关竟岗时,他才调入政治处……
给我讲述自己这段经历的是桂洪兵。他1995年参加工作,现为洪泽湖监狱狱政科副科长。我之所以记住他,因为他是那批在洪泽湖监狱严峻变革局面涌现出来并挑起重担的年轻民警中的代表之一。
张犯因为聚众喝酒而被关禁闭了。那天,朱德富决定与张犯进行一次正面交锋。进去时,张犯一脸嘲讽的腔调,好像什么都无所谓。他笑了~笑,却开口问起了家庭小事。张犯一愣,随之一问一答。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这次谈话的结果,竟回到了“认错”上,张犯第一次静下心来接受了教育。事后,朱德富

分享好友

预览全文

洪泽湖一夜.doc

上传人:可卿 2022/5/19 文件大小:18 KB

下载得到文件列表

洪泽湖一夜.doc

相关文档